中芯国际,再经不起内讧

  题图 ICphoto

  没想到贰零贰零 年底,我们又要见证一出闹剧。

  壹贰 月 壹伍 日晚,中国最大的芯片代工商中芯国际一连 了 伍 份公告。其中最重要的、也是本起事件的导火索,就是中芯宣布台积电前 COO、半导体制造业巨擘蒋尚义将回归,出任副董事长,自 贰零贰零 年 壹贰 月 壹伍 日起生效。

  蒋尚义(右)图片 ICphoto

  行业精英的回归似乎是好事,然而在宣布蒋尚义回归当晚,梁孟松提出辞职的消息开始流传,消息称梁孟松对此非常不满,在董事会投出无理由弃权票。很快中芯也针对此次人事风波做出了回应,称已知悉梁博士其有条件辞任的意愿,正积极核实,以后续公告为准。

  梁孟松辞职信全文

  梁孟松在辞职信中指出,此前对于这样的人事变动毫不知情,认为自己不再被尊重和信任,因而提出离职。

  这样的负面消息很快影响到了资本市场。壹贰 月 壹陆 日,中芯国际在 A 股最高跌 壹零%,港股停牌。

  梁孟松被视作这几年中芯国际崛起的关键人物,这样的重磅变动,显然会引起行业震动。那么,中芯到底发生了什么?

  梁孟松与蒋尚义的过往

  作为芯片代工制造多年的领头羊,台积电也称得上这个行业的“黄埔军校”。

  而掌舵台积电研发的蒋尚义,在半导体行业工作已超过 肆零 年,经验丰富,有“蒋爸”之称,一度也被视作张忠谋的接班人之一,在台积电近 壹零 年的时间内,也一直是梁孟松的上司。

  梁孟松的经历, 《天下杂志》

  而梁孟松与台积电闹掰转投三星,也与蒋尚义有关。

  台媒《天下杂志》记录了这段往事,掌舵研发的蒋尚义原本计划于 贰零零陆 年退休,提拔两个研发副总,一个坑已经被辈分较高的罗唯仁预定,剩下一个位置梁孟松本来有很大希望,但最后升职的却是与他多年激烈竞争的同侪、现任台积电技术长孙元成,梁没有升职,而是成为了成了罗唯仁的下属。蒋尚义解释,主要是专长使然。孙元成负责制程整合,较有全局观,本来就较适合当副总级 。梁孟松的技术能力则较精深、但也较窄。

  梁孟松之所以离开台积电,显然不是因为钱,其在台积电的薪酬非常高,平均年所得超过叁陆零零 万元新台币,更多地还是前景与工作本身。在后来被起诉出庭时,梁孟松认为自己在台积电受到降职、边缘化,甚至“被欺骗、被侮辱”。

  离开台积电后,把 FinFET 工艺这一自己的强项带到了三星,短短两年时间,就把三星的芯片制造工艺抬升到了主流水平,至今三星仍是少数集设计制造为一体的芯片企业。

  由于有竞业协议的关系,梁孟松其实是不能为三星工作的,他也是以大学讲师的身份“秘密”为三星工作。而发现并公开梁孟松三星工作 的,正是蒋尚义。

  台积电也因此以“损害营业秘密”的罪名把梁孟松诉至法庭。判决中引述里昂证券的报告称,去年(贰零壹肆 年)独拿苹果处理器的台积电,今年因 FinFET 制程量产时程落后,将失去八成苹果新增订单,估计损失金额超过 壹零 亿美元。

  实际上,蒋尚义比现任 CEO 梁孟松还要更早加入中芯国际,贰零壹陆 年,离开台积电的蒋尚义加盟中芯国际,任职第三类独立非执行董事,而现任 CEO 梁孟松则是在 贰零壹柒 年加入。

  到 贰零壹玖 年 陆 月 壹肆 日,中芯 公告称,蒋尚义博士(“蒋博士”)已通知董事会,基于个人原因和其他工作承诺,将不于股东周年大会上膺选连任独立非执行董事,并将于股东周年大会上退任为董事,同时将不再担任公司薪酬委员会的成员。

  随后,蒋尚义赴武汉弘芯出任首席执行官,一年后,弘芯烂尾,壹壹 月 壹柒 日,蒋尚义也宣布因个人原因,已在 贰零贰零 年 陆 月辞去武汉弘芯的董事、总经理、首席执行官等一切职务,武汉弘芯也接受了蒋尚义的辞呈。

  蒋尚义自 壹玖玖柒 年就在台积电工作,贰零壹叁 年退休,算是功成身退,与台积电是“和平分手”,而梁孟松至今仍与台积电交恶。

  梁孟松曾公开表示,自己来到中芯国际不是为了名和利,加盟时的年薪为 贰零 万美元。中芯相关负责人也曾表示,贰零 万美金现在招个资深 VP 都不够,主要还是梁和中芯有着共同的梦想或目标,希望继续在产业里发展下去,中芯也能够提供更大的空间。

  作为对比,中芯的公告中蒋尚义将可获得年度固定现金酬金计 陆柒 万美元及年度激励,副董事长的职位也要比梁更高。

  不过,梁孟松的股票激励很高,贰零贰零 年 伍 月中芯向 捌 位高管授予价值 壹柒零零 多万港元的股权奖励,梁孟松与董事长周子学获授约 陆伍.玖壹 万份购股权,为其中最高。

  对于此次回归,问芯 Voice 的 中提到,蒋尚义是收到了中芯国际董事长周子学的邀请,他表示自己对半导体还有有很强烈的热情,非常热衷先进封装技术与晶片组,认为在中芯国际要实现他的理想会比较容易。

  如果事情确如梁孟松的辞职信中所说,蒋的加入直到最后一刻才被告知,那么中芯的处理方式无疑是欠妥的,不论是从程序上,还是情理上。而蒋对于梁来说,既是昔日恩师,也是“高发”自己的人,感情想必也是非常复杂。

  中芯急需回到正轨

  风波不止于蒋尚义。台媒《DIGITIMES》还在 中称,梁孟松与另一名联合 CEO 赵海军在共事的几年内也传出过不和的消息,消息人士称两位联合 CEO 在公开场合几乎没有言语交流。《天下杂志》中也提到“关于梁孟松个性自负、不善合作的传言,不是空穴来风”。

  梁孟松对于中芯国际的贡献,有目共睹。贰零壹柒 年 肆 月,梁孟松加入中芯国际,彼时中芯的市值只有 叁零零 亿人民币,接下来的几年,接连攻破 肆伍nm、贰捌nm 到 壹肆nm 等多个关键节点,如今中芯的市值已经超过 肆零零零 亿元。

  梁在辞职信中也表示,自 贰零壹柒 年 壹壹 月担任中芯国际联席 CEO 至今已有三年多,几乎从未休假,在其带领的 贰零零零 多位工程师的尽心竭力的努力下,完成了中芯国际从 贰捌nm 到 柒nm 工艺的五个世代的技术开发。梁孟松强调,这是一般公司需要花 壹零 年以上时间才能才能完成的任务。

  有接近中芯国际的人士表示,梁孟松确实几乎把中芯国际当成了家,从不请假,他甚至在一个房间里准备了床铺。

  如果梁孟松离开,对于这个近两年飞速发展的企业来说,是一个沉重的打击。

  外部环境显然并不乐观,美国国防部 壹贰 月 叁 日将中芯国际列入“中国军方企业”(Chinese military panies)名单,开始逐渐升级限令,中芯面临卡脖子风险。同时,中芯也在面临各种诉讼,也失去了华为这个大客户。

  实际上,中芯国际成立于 贰零零零 年,并不算晚,但之所以中芯在近些年才逐渐冒头,就是因为早期太多的精力被台积电的专利官司、内耗牵扯,甚至类似的内部矛盾都不是第一起了。贰零壹壹 年时任中芯 CEO 的王宁国与 CTO 杨士宁,就公开闹不合,最终王宁国失势败走,杨士宁也相继离开。

  中芯国际被列入实体清单后,业务层面受到的打击是巨大的,首当其冲的是先进制程。有消息称,中芯接下来的目标是重建成熟制程,提高国产供应的比例。

  在强调内外双循环,从国家到企业,都开始在芯片制造商大力投入,中芯国际的舞台应该是很大的。中芯已经成长为中国芯片代工领头羊,贰零贰零 年一季度全球十大晶圆代工厂营收排名中,中芯国际排名第五,占总市场份额 肆.伍%。

  外界可能不会想到,阻碍中芯迈向更高目标的,可能不是美国制裁,而是内部问题。想爆发向外的战斗力,就一定要有一个稳定的团队架构,要知道,堡垒往往都是从内部攻破的。中芯国际,急需回到正轨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